试图达到“我手写我口”
但目前看来很难实现
而且还是位聊天苦手(苦笑
如果聊天时语言有所不当,令您嫌厌
还望原谅
不回复/聊天很奇怪绝对不是讨厌!
只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欣喜意味罢了
谢谢温柔的你们!

[狛日]糖味

  *短打
  *希望各位观众姥爷食用愉快。
 
 
 
 
 
 
 
 
 
 
 
 
 
  吮吸着奶糖,把自己包得像粽子一样窝在沙发内,如果是小孩子的话应该会很可爱的吧?但一米八大个蜷缩在沙发角落,还是有点让人忍俊不禁啊。只可惜,这件事并不值得提出来一笑。
 
  狛枝凪斗的恋人——日向创,在与绝望残党奋战时,很不幸,被杀害了。
 
  后有传闻言道其搭档红着眼操着狙击枪,不动声色地就狙击了这一处窝点的大半人数。这一点还是未来机关派人前去剿灭时才发现的,子弹颗颗直射眉心,却没被窝点内发现。果然拥有这种技术及幸运的,恐怕只有那一位做得到了吧,虽然没人敢去当面询问,但大家基本上都心知肚明了。
 
  狛枝依旧窝在沙发内,像是没有了活力,一动不动,两眼焦距完全不知放在何方。
 
  桌上乱七八糟的酒瓶以及不知何时被碰倒的酒杯替主人道出了酗酒的事实。但此刻的奶糖又是干什么啊,搞笑吗?
  
  狛枝想起来了,这个奶糖。
 
  任务出发前一天,狛枝一如既往地回到两人的爱巢,连「我回来啦。」这样俗透了的话都没说出来便被日向堵住了嘴。啊,难得这么主动啊,日向君。
 
  从嘴唇处传来了一阵奶味,却很恰当的没有腻的感觉,反倒更是把日向创的美味提升了一些。
 
  面对突如其来的吻,青涩的技巧让狛枝起了玩心。反拥着日向君,把他逼到了墙边,稍稍低下头便扭转了形式,舌头撬开那边牙口,戏弄得人儿喘不过气时才擦擦嘴恋恋不舍地分开两片唇瓣。
 
  一股奶味啊。狛枝咂咂嘴。
 
  「那个狛枝……如果这样的话,到时候你吃颗奶糖说不定就能缓解想念我的思绪啊……之类的。」还未被刚才缠绵地吻缓过来的日向红着脸这样说了,真是可爱到不像样啊。将手覆在日向创的头上,也是戏谑的答着「难道日向君想我时都是这样来缓解的吗?」相当愉快的气氛,与现在的沉寂截然不同。
 
  啊,这颗奶糖吃完了。
 
  狛枝沉默着从桌肚内又掏出一颗,包装纸随它何去何从,新的糖块又落入固定的终点,与口腔内的唾液相互溶解,转化,就这样附在味蕾上,不曾被允许挪开。
 
  其实日向这个方法还是很管用的,日向刚走第一天狛枝便买来了一大把奶糖,上班吃,下班吃,没人知道狛枝的口内是什么感觉,是甜还是麻木?但狛枝只知道,每吃颗糖,都像在与日向创拥吻,甚至喝牛奶时也一样,仿佛日向就在身边,就在眼前,真是缓解思念的好方法呢。
 
  口里已经发干了,狛枝依旧吃着。

  当听见任务人员失联的消息时,狛枝基本就已经处于暴走状态了。
 
  狛枝不顾未来机关发出的全员待定指令,只身一人潜入任务点,凭借着幸运的指向搜寻着,到了一条河流边。应该不能算上河了吧,四溅的血渍不由地令狛枝头皮发麻,河边也有一些打斗痕迹,还能看见标志着未来机关的领带,嗯?这条领带上面的领带夹……不正是狛枝送给日向的吗。
 
  狛枝应该算的上是爆发了,传闻也是由此而来,狙灭绝望残党一大半人什么的。
 
  「预备学科既然脑子不好就要好好保护自己啊!」
 
  想要怒吼。
 
  奶糖味道已经叠到有些发腻了。
 
  狛枝还是窝在沙发内,双目依旧毫无神采,只能看见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间听见了一个声音,不大不小,很熟悉很温暖的声音,呼唤着狛枝,如同天籁音引人向往。就这样呼唤着,只呼唤着狛枝……仿佛下一秒就能再现那人的容颜。
 
  风刮过,狛枝醒了。日向不在连窗户都忘关了啊,我真是个废物呢。
 
  再摸桌肚,哦,糖没有了。
 
 
  ------------END------------
 
 

评论(5)
热度(66)
  1. 铺梦不败逐梦不息弧长橘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一把散发着奶糖味儿的好刀【捂心脏】

© 弧长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