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达到“我手写我口”
但目前看来很难实现
而且还是位聊天苦手(苦笑
如果聊天时语言有所不当,令您嫌厌
还望原谅
不回复/聊天很奇怪绝对不是讨厌!
只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欣喜意味罢了
谢谢温柔的你们!

[狛日]木头

*短打
*去年的草稿强行续命(。所以文风可能不大一样。

「好热,好热,为什么会这么热?是因为有日向君在吗?还是说下面那一团熊熊烈火才是主导原因?
 
  我也好,日向君也罢,刚巧我们都是头部有些问题的残次品,也正是因此我们才会相遇的吧?
 
  啊……明明都是应该死去的废物……现在,心中这股悸动却为什么不停下?」
 
  “你在瞎说些什么东西啊!狛枝!”
 
  「残缺的我压上残缺的日向君...

《鹧鸪天,送廓之秋试》
      辛弃疾

白苎新袍入嫩凉。春蚕食叶响回廊,禹门已准桃花浪,月殿先收桂子香。
鹏北海,凤朝阳。又携书剑路茫茫。明年此日青云去,却笑人间举子忙。

祝各位考生旗开得胜!

  他在梦里,踏雪,向我走来。

那是一场大雪,绵延无绝期,纷纷扬扬了十几年,我在过去的任何时刻都未思考过它会有停下的某一天。
 
  雪,雪啊,不就是雪吗?
  白,厚,冷,害怕炽热的太阳光。
  白色是多么适合保护自己、将自己伪装啊?
  厚实的棉被也很适合去藏起一些东西,比如过去又或是未来。
  冷冷的,也很好,拒人千里之外。果然还是独着的自己能够保证我最大化看见想要看的那些东西,同时还能保证不被我所影响。
  多好啊?多么适合去演绎我定义下自己的形象啊?卑微,无用,又可笑。
 ...

[狛日]永别

*短打

 
“永别啦——狛枝——”
 
逆着光的身影挥了挥手做告别状,然后一点点融入到那光里面——却给了狛枝沉入深海的黑暗与窒息感。

“日向君——”
 
狛枝从梦中惊醒,衬衫被冷汗浸透。头痛的厉害,眩晕一样的恶心感不断洗刷着他的意识,以至于完全无法认清这时是已经从梦境中抽离出的现实生活了,仿佛将梦境和现实通过桥梁沟通起来了一般,无比痛苦。
 
稍稍用凉水拍了拍脸,翻天覆地的感觉仍未消退半分。狛枝只感觉自己要倒下,终于还是那声原先设定好起床的闹铃响起,才使他发现了方才噩梦的事实——清醒了些许。
 
秉着“绝对不能...

[狛日]脑子有病

*短打
*放飞自我() 
*我流kh
*希望各位观众姥爷食用愉快w



日向君真是很令人讨厌啊,我分明与这种脑子有病还动过刀的人合不太来,上面却把我和他调到一组,还是搭档。

呵,可笑。
说起来也很有趣,我既与他合不来,他看起来也十分讨厌我的样子,完全没有想过要理我,二人就互相看不顺眼,这样的组合,真不幸啊。
不过我和这家伙组合的话就不会拖连其他各位充满希望的各位了,倒也算一种幸运了。

 
 
这么说吧,我和日向君除了任务所必须的信息交流外,就没有任何沟通了,哪怕只有我俩人在的医务室,我帮他包扎创伤口,除了事后日向君的一声“抱歉,谢谢”外,就没有更多话了...

[狛日]小学生日常式

*短打
*梗来源于当年群里杀马特风靡时(bu)的念想
*因为文拦腰隔开写了超久,所以瞎糊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所以可能不大好吃,见谅_(:з」∠)_
*希望各位观众姥爷食用愉快w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下雨,不是倾盆大雨,也不是牛毛细雨,而是那种刚好介于其中,淅淅沥沥轻拍着房檐的雨,不打伞怕生病,打伞又嫌麻烦的雨,也是刚好能够让烦躁的人更加烦躁的雨。
 
  日向现在也就是很烦躁,刚和狛枝闹翻,夺门而出。就算是回想一番也好像只是一些鸡皮蒜毛的小事,后而不知是如何地在滚着雪球,愈滚愈大,最后俩人以狛枝一句“预备学科果然还是预备学科呢,毫...

[狛枝凪斗]一语成谶

*短打
*练习
*no cp
*不过是自言自语罢了,还请见谅。
*感谢食用w
-
-
-
-
-
-
-
-
-
-
-
-
-
-
  「星球咕噜咕噜的转,予夜幕一捧星,去低头吻上那孩子湿润的泪。」

西南方向,猎户星座的三颗星星手牵手大肆张扬他们的亲近,有如一家三口那般其乐融融。
 
  初冬的北风暂时没有太过凛冽,但心中那股寒劲仍包裹着这孩子不放,自己坐实在了自己画的这个圈内,心中好不容易摇摇晃晃泼去了些许的苦艾酒不知何时又被悄悄斟满,眼见得快又要满溢出来。
 
  「请不要再哭泣了,孩子。」
 ...

年前目标(也许是2020前xx)
1,《选择性缄默》
2,《尼古丁依赖性》
……
-
-
-
然后有一个长篇的计划(大概有生之年……)
灵感来源于踏云社的《罪犯侦探》(是歌曲啦)
bilibili地址:av7163462
在此不提供想法,只是占个坑,担心未来撞梗啥的好有个根据……
期望创作一篇这么奇妙的文,所以可能会用很久的时间去磨练描写记叙的技巧,毕竟在下现在的文笔连完整清晰的讲述一个故事都有些困难,所以最低目标就是能够讲故事。
再加上高考的备战(准高二),我大概很久都不会出现,充分展现“弧长”特性。
(逃)
-
-
-
接下来是最初提到的两篇念想。
最近接触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科普文章和几篇学术性不那么强的学术文章,就是这俩玩意...

[日向创]普通的马猴烧酒Hinata☆

*短打。
*某种意义上no cp
*久不动笔,不大好看。
*梗源自最近看完《魔卡少女樱》时突发奇想的,若是撞梗请见谅。
*某种意义上我是骗子。
*希望各位观众姥爷食用愉快w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魔法少女?是我?」
 
  日向创疑惑地在刚刚捡来的小本上写着。
 
  「嗯。」
 
  笔自己动起来...

(突然诈尸。
  堆个梗
(没有广告费。
-
-
-
  狛枝:
 
  “我买了一大堆的Pocky与两瓶午后红茶,本是想要回家时一起与日向君一起分享的,如果能够顺便玩玩Pocky Game就更好了。”
 
  “不过真是不幸啊,我居然忘记了日向君已经离开了我。”

  “于是我一个人玩起了游戏棒,而且我也胜利了。”
 
  “但我也是输家。”

1 / 3

© 弧长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