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达到“我手写我口”
但目前看来很难实现
而且还是位聊天苦手(苦笑
如果聊天时语言有所不当,令您嫌厌
还望原谅
不回复/聊天很奇怪绝对不是讨厌!
只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欣喜意味罢了
谢谢温柔的你们!

[狛日]穿过

  *毫无意义的、随意的、无聊的、难以下咽的短打
  *很抱歉最近沉迷学习而闭关修炼(喂
  *这一篇不是点文,不是xx不是kxojajak……总之啥也不是
  *希望各位观众姥爷食用愉快w
-
-
-
  *2016.11.27修改,我家的地得种了(。
-
-
-
-
-
-
-
-
-
-
-
-
-
-
-
-
-
-
-
-
  雨声淅淅沥沥,伴随着钟声的响起,翅膀被浸湿的白鸽跌下了屋檐,砸中了行人。
 
  “啊,您这希望的象征,怎和我这种人有着一般的狼狈模样呢?”
  
  一头极好的白发如同那双被浸湿的羽翼,混合着雨水与泥浆,扒拉在主人的面容上,毫无章法。
 
  白鸽无辜地望向这位自言自语的少年,仅是“咕”的一声就转身跑离,张开翅膀,妄想起飞,仅可惜事与愿违。不过好在少年并无意捉它,倒也是跑得自在。
 
  “啊……”
 
  “8小时……”
 
  少年自顾自地走着,怀揣着的雨伞似是空气,就是任由雨滴击打这副身躯,即使这副身躯看起来是那么摇摇欲坠。
 
  少年想起,雨夜里,自己为他撑伞,二人一边笑一边闹,无比温情。
 
  「狛枝你打伞就打伞啊!不要随意地搂搂抱抱!」
 
  乍现的往昔光景,历历在目,少年挂着水滴的嘴角在上扬。
 
 
 
 
 
  少年经过人,经过人群,碰见了陌生人与熟人,撞上了陌生人与熟人,经过了陌生人与熟人,歉意地笑了笑。少年再次经过了人群,站在甜品店前,挂着泥泞,抓出一大把润湿了的钱币。
 
  “我要这个,谢谢。”
 
  少年双手环抱住小小的塑料袋,然后快步离去。
 
  “5小时……”
 
  少年走开,倏尔忆起,那人吃草饼时,自己帮他舐去嘴边的食物残渣后的可爱模样。
 
  「狛、狛枝!」
 
  蔓延至耳边的绯色,真是可口啊。
 
  少年环紧了手中的塑料袋,加速步伐向前走去。
 
 
 
 
 
  少年找到了一片森林,在雾气氤氲下似是一片仙境,总感觉大喊一声会打扰到林中神明大人的休眠啊。
 
  少年放轻步伐,迈入林中,很轻松地就找到了一条小径。当然,寻见小径时,少年已经被窃笑着的矮灌木刮伤、绊倒了无数次。
 
  衣襟上沾染的泥泞点滴无时无刻不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被划破的衣裤与淌血的皮肉粘在一起,而主人却是毫不在意。
 
  挂着雨露的白玫瑰花瓣娇羞地掩盖自己,少年在花丛中穿梭、寻觅。翻来覆去,终是寻见自己所中意的一朵,少年将它摘下,紧紧握在手心内。贪婪、怜爱的目光灼灼地照射在这朵被选中的花上,沾满污秽的手也情不自禁地向白色的花瓣上轻轻抚摸。
 
  “有了,红玫瑰。”
 
  少年将红玫瑰紧紧握在左手,手心淌出玫瑰的温热的红。

  

  “3小时……”
 
  少年望向手心的红玫瑰,咧开牙齿开始嗤笑着那人的过往。
 
  「诶!这些花都是我的吗?我又不是女孩子……但还是勉为其难地收下吧。」
 
  一边拒绝一边时不时地瞟向这边,最后还是很开心地收下了啊,这种地方我也很喜欢啊,日向君。
 
   少年紧紧握住手内的红玫瑰,紧紧拥住怀内的塑料袋,跑开了。
 
 
 
 
 
  少年从未停下,一路跑来,汗水融入泥浆,融入衣裳,口里有着粗重的喘息,少年仍未停下。
 
  “5……5分钟……5……分钟……”
 
  少年嘴唇泛白,捂着肺部,五官都要扭曲到一起。脚步一直未停下,但现在看来,这速度还不如一般人步行的速度。
 
  一步,一步,一步向前卖力跨去。
 
  “爱之巢……到,到了……”
 
 
 
 
 
  像是突然阳光明媚,少年终于看见了自己的恋人,那等待着自己的模样,自己最为熟悉不过。方才全身气力被抽空的样貌已全然不见,自己脸上明媚的微笑像是换了个人样。
 
  痴痴地盯了这个熟悉的笑容良久,终于想起来什么,少年将手中的红玫瑰与甜品放在他的面前,并蹲下,轻轻地吻了恋人的额头。
 
 
 
  远方,烟火声倏尔响起,色彩绚烂,但少年无心去探望。
 
  “时间刚好啊……”
 
  “日向君,看来今年,我还是第一个给你庆生的人哦?”
 
  少年躺在石碑边上,另一个早已被挖好的坑的中央,掏出了一直未用过的雨伞,尖端朝下,用力地贯穿了自己的腹部。
 
  “生日快乐,创君。”
 
  “我来找你了。”
 
  蝴蝶般的吻还在石碑上。

评论(15)
热度(38)
  1. 铺梦不败逐梦不息弧长橘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我橘!!!

© 弧长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