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达到“我手写我口”
但目前看来很难实现
而且还是位聊天苦手(苦笑
如果聊天时语言有所不当,令您嫌厌
还望原谅
不回复/聊天很奇怪绝对不是讨厌!
只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欣喜意味罢了
谢谢温柔的你们!

[狛日]For Alice

  *狛枝失明设定w
  *狛枝失明基本等同于闹着玩(望天
  *希望各位观众姥爷食用愉快w
-
-
-
-
-
-
-
-
-
-
-
-
-
-
-
-
-
-
  熊熊燃烧的炉火将原有的干燥木柴吞噬,转而换为内能与无法燃尽的灰烬,将整个小屋内部充实起来, 每一个角落都落满了与外界严寒所相异的温暖,连小屋的主人也能够明确地感受到这一点。
 
  “哈——能在雪把路给埋了之前把足够的草饼给运回来,真是太棒了!”抖了抖挂在衣服上的雪沫,将又笨又重的围巾与大袄一一褪下,边摩擦双手边迈向火炉,代表幸福的表情洋溢在脸上,毫不加以修饰。
 
  “看来这个冬天也能很愉快的度过呢!”尾音微微上翘,话音刚落的同时也钻进了沙发深处,打算好好犒劳会自己来小憩一会,用更饱满的精神来迎接未来这些美好的冬日!
 
 
  正要入眠时,迷迷糊糊中听见了“砰——”的一声重响。听起来像是有什么大家伙撞在一起了?秉着一探究竟的原则,带着疑惑驱散了充斥着大脑的睡意,掀起被褥迅速起身并成功进入警戒防备模式。
 
  是错觉吗?刚刚的响声虽说仅有一声,不过声音听起来很重,所以说不是错觉?不对,还是得找到实物再说话,貌似刚刚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所以有可能在门外?管他错觉不错觉还是先看看。
 
  一把开门。
 
  恭喜玩家【日向 创】捡到玩家【????】。
 
 
 
  “啊……这家伙看起来挺高大的没想到这么轻哦。”将门外某个躺尸的人掂了掂后搬进自家小屋沙发上,介于无事可做便以正当理由开始光明正大地端详起这个被捡回的人。
 
  嗯……本以为是个光头结果发现是一头与雪一个色调的白发,精致的五官,惨白的唇瓣……真是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跑过来的。嘛,不过也算他幸运,被我发现了,不然死在一片雪海中那可真是悲惨啊。
 
  炉内火光惹眼,丝毫无褪色之意,看来这火还能撑很久呢,这么暖和,果然还是……先,睡会吧……
 
 
  唔……谁在摸我……哈哈……有点痒……
 
  嗯……???
 
  等等!
 
  慌忙从梦中将自己拍醒,成功跃起避开在脸上肆意揉捏的咸猪手。定睛一看,作案者正是这位被捡起的小伙伴,这个家伙该不会是坏人吧……?看样子白白净净,没想到……不对,不应该毫无根据的怀疑别人啊,还是问清楚吧。
 
  “那个……”
 
  “啊!抱歉,就这样擅自用我这双沾满…污秽的手覆上您的精致面庞,我马上就去自杀!”
 
  说罢那人便有要逃之势,不过刚迈出一步便被脚下障碍物绊回沙发上,真是倒霉的家伙啊……不过既然是自己捡回来的家伙也必须得好好担起照顾的责任,说要去自杀什么的那可不行!说自杀就自杀,那我多没面子啊!向那边挪了挪抓住了对方一条手臂,用以防止那人再次逃离。
 
  “喂……我说——”
 
  “啊哈很开心您能够救下我这种渣滓,不过呢根本没有意义的哦?我这种人啊本就不应存活于世的,所以还请这位先生放我走吧?放心,我会离这儿远远的然后再死去,请不要担心。”
 
  “……哈?”
 
  完全不明觉厉好吗!这人是傻了吧?傻了应该没错吧,我还什么都没说就嚷着要去死什么的,笨蛋吗!
 
  “STOP——听我说一句好吗!!”
 
  “……”
 
  啊……看来是默认了。
 
  “咳嗯……先不论其他,你刚刚干什么摸我的脸啊变态!”
 
  “啊——抱歉没有说明呢,这么没用的我是个盲人哦?因为不知道救我的人长什么样所以想要确定一下呢。”
 
  咦……??盲人?!!!!!
 
  “等!”
 
  “很抱歉我有如此失礼的行动呢,如果有冒犯到的话还请多多包含啊,还有您头顶上那根粗壮的柱状物体是什么啊?是呆毛吗……啊抱歉,多话了,但果然还是很在意的啊。”
 
  “喂!你这家伙……”
 
  “嗯?难道真的是呆毛吗?诶——好厉害哦!没想到还有如此挺立的呆毛存在!真是太棒了!”
 
  “……”
 
  总之,在各种解释以及交换姓名过后,小屋原主人日向创与终日闲置的盲人狛枝凪斗相识了——
 
  当然,出于日向君各种关爱脑【哔——】希望厨,人人有责的言论下,狛枝凪斗姑且住了下来。
 
 
 
 
  ——————
  “日向君!”
 
  “嗯?”放下手中的略微被揉皱的被褥,转而望向窝在沙发深处无所事事的白海藻团。
 
  “日向君!我饿了!”
 
  等等——你小子一天到晚窝在沙发深处无所事事,洗衣做饭扫地拖地全是我包干!我都没喊饿狛枝你还先开口了!我!不!服!
 
  “……”
 
  “日向君……日向君日向君!……创君~~”
 
  天哪这家伙……
 
  感受到了脸部的微微发烫,以及对于这家伙不害臊之至感到绝望,甚至能从远方听见几声“唔噗噗噗噗”了。无可奈何,咬咬牙从桌上掏了几块草饼丢向这个可恶的家伙。
 
  “喏,自己吃。”
 
  “nooooooo!如果不是日向君喂的话我会绝望的!”
 
  “拒绝。你再怎么说我都不会听的。”
 
  “创——”
 
  “拒绝!!!!”
 
  太得寸进尺了吧!!!!明明这里是我家诶!作为一个借居者狛枝你也太猖狂了吧!
 
  于是日向转过身正要和狛枝辩论时却发现狛枝一口咬住了不知从何混进草饼群中的一颗石头,因吹思婷!于是日向开启了群嘲模式并乖乖给狛枝喂草饼。
 
  狛枝:“仅仅是是磕掉一颗牙的不幸就能换来日向君喂食play的展开,这波可以!很希望!”
 
  于是不愿透露姓名的狛枝凪斗先生很快就欲求不满了,他决定!搞个大新闻!
 
  【快进键»】
 
  “日向君!”
 
  “你又要干啥玩意啊。”
 
  突然发现之前狛枝叼着的那块“石头”尽然是——被千年雪妖所降下的魔咒给封印住的一只草饼勇士!咳嗯,啊就是一块被冰冻起来的限量版草饼。但是!!这块草饼被日向当做石头给丢了,当做石头给丢了,做石头给丢了,石头给丢了,头给丢了,给丢了,丢了,了——
 
  这不是世界末日是什么??灾难啊灾难!!!!
 
  所以现在大概就是一种新式日向瘫的瘫法,瘫法极为怠惰,路过其旁甚至还能听见“啊,怎么办,好绝望。”这样的碎碎念,如同鬼魅般阴魂不散。
 
  “日向君!我困了,抱我去床上睡觉吧!”
 
  “嗯……你这家伙怎么那么多事啊,自己走过去不行吗?”
 
  有气无力地回想着草饼的日向表示人生 is over!什么!上床上去这种屁大点事也不行吗?你你你很怠惰啊,自己去!
 
  “恐怕,不行呢,日向君。毕竟我可是有种幸运的体制呢。”
 
  讪笑着,嘴角的弧度很是乍眼,明明是个池面却是个小聋瞎什么的哦不就是小瞎,真是可惜了,啧啧啧。不过回想起往日狛枝下地自己走路时,桌上安安稳稳的菜刀唰地就掉在脚边的事还真是惊悚啊。
 
  于是拽起他准备抱回卧室时听见“日向君我要公主抱!”这样的请求,便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抗在肩上这种便利简单粗暴的运输方式给抗了回去。
 
  “日向君!公主抱公主抱!!”
 
  一巴掌。
 
  啊——世界清静了。
 
  【新场景:卧室】解锁☆☆☆☆
 
  不管怎么说终于还是来到了卧室,这一路啊千辛万苦!什么被飞来草饼袭击啊,不知哪来的门外雪从天上正好掉进脖子了啊,被日向君给敲了啊等等等等,真是太不幸了!!正是因为这份不幸,所以才更要搞大新闻啊狛枝!!
 
  狛枝:赞同!
 
  于是日向站着床边正准备把狛枝放下来时听见“日向君日向君一起睡觉吧!”这样令人不悦的声音。啥??我把你当宠物养哦不对我把你给收留了你却想和我睡觉??就是因为你!要不然我的草饼也不会……啊啊啊草饼!!!
 
  你这家伙,自己去找枕头去吧!内心一边怒吼一边把狛枝“呼啦”丢到床上,却没想到那家伙一直狠拽自己的手臂,反倒是把自己也拖到床上去了。
 
  导演???剧本不对啊摔!
 
  趁着日向不注意狛枝顺势就爬到日向的背上,趴着,颇有几分壁虎的姿态,如果还能进行断尾play的话那就是壁虎无误了。
 
  “狛枝你在干什么啊!快点让开!”
 
  “日向君……我真的很久没有感受人的体温了,请问,能一起睡吗……”
 
  一改前态的妖娆做作,转而变身为凄凄惨惨戚戚的模样,若不是熟识他的人恐怕也会选择妥协他吧,不去学习变脸还真是委屈了这家伙啊。还有人的体温,你你你是吸血鬼吗???
 
  “哈?”
 
  狛枝一言不发,从身后环抱着日向。双双缄默的情形能让日向感受到狛枝与自己的心跳频率愈加重合,狛枝就像是使用了魔法,一种无比令人安心的魔法,这种心跳的重合感真是太奇妙了,将日向躁动的心给抚平,平静。
 
  不过就算是熟人果然也还是不得不和他妥协啊,日向苦笑。
 
  于是两人在互在对方的鼻息中,沉沉睡去。
 
  狛枝:“计划通!”
 
  ……
 
  ……
 
  ……
 
  等等,难道狛枝真的有魔法吗?
 
  所以说是假的!假的!
 
  【快退键«】
 
  啊……如果日向君能和我一起睡就好了……初次触碰到日向君时还没有好好的感受呢,这一次一定要利用我这双肮脏无比的手来记下日向君的轮廓啊。所以,所以只要按照刚刚所想的来行动就一定没有问题。
 
  当然,两眼昏黑的狛枝怎么会知道日向痛失爱草饼内心的悲愤呢?!!
 
  “日向君!我困了,抱我去床上睡觉吧!”
 
  “拒绝。今天你就睡沙发吧狛枝!!”
 
  然后径直回到卧室,一去不复返。
 
  ?????
 
  等等等等我是做错了哪一步吗?不对啊这才第一步就错了不应该啊。
 
  不管他呢!我一定要搞个大新闻啊!我,要夜袭日向君!
 
  ……
 
  ……
 
  ……
 
  ……
 
  恭喜玩家【狛枝 凪斗】触发【踩锅】事件,并唤醒了玩家【日向 创】
 
  玩家【日向 创】对玩家【狛枝 凪斗】使用技能【爆栗】与【说教】
 
  狛枝:在这份不幸下会有怎样的不幸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向:对不起我不是认识这个人。
 
  总之这个冬日还是很暖的对吧。
 
 
 
 
----------END/TBC----------
 
  原设定:
狛枝凪斗——盲人钢琴家(来自 ↑人生ゲーム↓ )(外带一点贝多芬成分【没体现】)
 
  原本打算掰成:
日向与狛枝熟识后某一天发现日向家里有钢琴,于是就很开心的献上一曲发现日向还挺喜欢的,于是就天天弹给日向听,只弹给日向听。当然日向一直一位狛枝是瞎弹弹,也就随他去了。
  一场雪崩过后,什么小屋?全都化为尘土。后有探险者发现了这处废墟并进行了搜寻,竟发现一纸谱曲【不要问我为什么】与一对相拥的尸体。
  后人进行研究后发现这曲啊,不简单,便广为传唱,其名为《Hajime》。
 
  ↑↑↑虽然现在没有当初设演的那么激动与兴奋,而且看起来是个平淡朴实的故事,但还是很像推出来啊www
 
  koma对hina的爱意被全世界广为传唱什么的////果然原设定也是无法舍取的x
 
  不过写着写着就来了个90°转弯(摊手
 
  感谢看了这么多唠嗑的话,能够看到这里的观众姥爷,在下十分感谢ww
 
 
 
 

评论(5)
热度(54)

© 弧长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