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达到“我手写我口”
但目前看来很难实现
而且还是位聊天苦手(苦笑
如果聊天时语言有所不当,令您嫌厌
还望原谅
不回复/聊天很奇怪绝对不是讨厌!
只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欣喜意味罢了
谢谢温柔的你们!

[狛日]无处可逃

  *梦太生快!(好晚!(意念艾特
  *诸君中秋快乐ww
  *标题(???
  *糟心有
  *诈尸后写文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光子(一巴掌
  *梗来自2015.12的《科幻世界》中的《惯性回旋》,原作者为「跨客」,感谢原作!
  *可能会有剧情混乱x
  *希望各位观众姥爷食用愉快ww
  -
  -
  -
  -
  -
  -
  -
  -
  -
  -
  -
  -
  -
  -
  -
  -
  -
  -
  -
 
 
 
01
  金沙滩,海浪卷起,点点灰白缀在蓝色上空,自在翱翔。贾巴沃尔岛今日也是一个大好晴天,50天的休学旅行也终是拉下帷幕——
 
  “狛枝!”
 
  忙向初次见面的沙滩奔去,四处搜寻着白发少年的身影,想要将胸腔中那一句不停鼓动、按耐不住的话语对着那人细细道来,却又很是担心因一时慌乱而忘词结巴。不过想得如此再多也是无用功,人,还没找到呢。
 
 
  不停地四处寻觅、呼喊,甚至已经到了怀疑这世上是不是没有狛枝凪斗这个人存在的程度,那人依是还未现身。 疲惫感阵阵袭来,干脆地往地下一坐,重重地拉下本就无力再支撑的眼皮,准备小憩会会才来再次搜寻。然而正要进入梦乡时,耳畔边温糯湿润的嗓音响起,正是日向所要寻找的那人声音。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日向立马从困意中抽离,起身面向那个令人难找的家伙。

  “诶狛枝,你这家伙到底哪去了啊?我一直在找你啊。”
 
  “啊哈……很荣幸我这种家伙能被日向君一直寻找呢,这种幸运就是周边的人死去一俩个也不足惜呢!那么日向君找我有什么事吗?”
 
  “明明就没有好好回答问题……”小声的嘀咕后再咳了两下清清嗓子,以示郑重。“那个狛枝……虽然很是突兀,但是请,请务必和我成为朋友!”  
 
  几乎是吼出来的最后一句,也不知对方是否听清,能够察觉自己的心脏加速鼓动,像是要跳出来。说了出来,这句话明明是以示友好的象征吧?现在却又怎是一个两默的状态……
 
 
  “朋友……吗……”先是对面那方划破尴尬情景,几个音节颤抖着所成的语句也不难听清,而低沉的音调,无法将言者本身的情感传达过来。无法,无法猜测,是激动吗?
 
  “狛枝……?你——”试着询问另边人的感受,但眼前的却是——
 
  正对着自己的深黑枪口。
 
 
 
 
 
02  
  已是半夜,只因想找他唠唠嗑,顺便再多看他一眼而相约酒吧,结果却在人家没到达之前便是饮酒归得半醉了,真是丢人啊。
 
 
  “……向君……醒……”恍惚间听见某个人的呼唤,用尽力气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啊……狛枝,你来了啊……
 
  便没了意识。
 
 
  后背忽而传来的疼痛感将醉意驱散,恢复至清醒状态才发现眼前已不是热闹非凡的酒吧了。清清冷冷,阴暗潮湿,小巷内,日向正在这里。
 
  “日向君……有了……”小声地嘀咕中仅有自己的名字被清晰传达了过来,向声源处看去。逆光下的影模糊了五官,看不清表情。唯有能够辨认的仅有那随风张扬的发丝,有这种发型的……
 
  “狛枝?”试探性地开口,不是很确定对方的情况,全身却是一股莫名的恶寒。
 
  ……
 
  答复:沉默。
 
  “喂……狛枝,你怎么了啊!”尝试着忽视后背的疼痛用单手支撑着自己站起,来更多地觉察面前这人的情况。然而,再次向后撞击的痛感直冲头脑,眩晕感直直击来,不知何时才发现作案者的手死死推在自己肩上,摁得深痛。
 
  “狛枝!”
 
  “日向君!!”
 
  本是想要大喊他的名字将他唤醒的,虽然不知抽了哪根筋以为他是出现了幻觉什么的,结果反倒是对方地大喊吓到了自己。同时肩膀上受到的力越来越重,有种指甲透过衣物,径直掐进了皮肤内的痛感。这家伙,不,不好好吃饭,力气还……
 
  “很痛啊!狛枝!”
 
  那边独自用力的人如梦初醒,厚重的力道瞬间抽离,仅有方才的痛感如潮水般涌来,有如烈火在灼烧。他低着头,黑夜予以的影子将他的面容抹尽,随着影子而散发的低气压也愈加愈重。
 
  到了一个最低的临界点,对面的少年嘴角外侧滑出的碎裂笑声,引下的无尽的恶意涌潮,将日向浸没。笑声碎片之间,透出的不和谐之音显得如此尖锐,眼泪划过脸颊什么的,真是不对劲啊。
 
  “日向君……日向,日向君啊……”
 
  断续的篇章段段流出,笑与哭,明明是对矛盾体此时却在狛枝的身上完美体现呢。呜咽声愈来愈扩张,萦绕在日向的鼓膜周边,简直就是钻进了大脑,一点一点刺激着快要将日向逼疯的神经。
 
  狛枝……你到底怎么了!
 
 
  呜咽声仍不停,但趋势却明显下降了些许,那人也直起了身子,将那双被涩涩泪水浸得猩红的眸子与日向的眼相对——看起来简直就像野兽。
 
  “日向君,你,你有了喜欢的人……”
 
  忽而发出的低语令日向一颤,但随即出现的是——
 
  正对着自己的深黑枪口。
 
 
 
 
 
03
  教堂的庄重压迫感并不沉重,相反,倒是渲上了丝丝轻松感,落地彩色玻璃窗更是与光影相拥吻,给教堂献上了至高的梦的色彩,很容易就是被惑了心窍,甘心沦为神明大人的跟从,替神明大人献上一切。祝福的钟声恰时响起,惊飞群群在地上啄食的候鸟,扑扇着翅膀翱翔远方。
 
  “真棒啊。”
 
  呆毛少年驻足于此,静看被阳染成茜色的西边天,感叹着。
 
  当然,日向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跑过来就只是为了看一看风景这样无聊的人,这儿啊,是他明天结婚的场地哦?
 
  日向大概已能想象到了明日与自己相许诺言的那人,裙摆稍扬,就能看见星光;回眸轻笑,便可触及天堂。
 
  “大概这样也就能放下了吧……”
 
  是的,除了新娘外,日向的心中还藏有另外一人,他大致是日向创人生光景中最为绚烂特殊的一笔,色彩很重,重,重到曾经一度占据了日向的心这样的样子。
 
  白发少年的身影挥之不去,即使是自己婚礼的前一天。
 
  真是该死。
 
 
 
  太阳西下了,教堂所发出的光辉就算是肉体凡胎也能捕捉到,星星也开始展露头脚,月亮却是捉不到影。
 
  “该回去了。”日向如此说到。
 
  踏着星光转过身,心脏却要跳出。
 
  “狛枝……”
 
  “呀,日向君,早。”
 
  惊喜与诧异瞬间冲上大脑,但更多的是顾虑与惊愕,明明,明明都快要放下了,现在却又——
 
  “日向君可别愣着啊,难道仅是半年不见就要忘记我了吗?还是说因为明天就要结婚了,所以觉得我这种垃圾出现就是一种不幸呢?”
 
  踮着脚尖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迈了过来,双手踹兜,细眯着眼,完全就不能理解……
 
  “才没有啊!……怎么可能会忘……你,你是什么时候……”
 
  “从日向君出门时就一直在身后哦。”
 
  强忍着内心的烦躁与鼓动,咬咬牙才能听下那家伙的话。
 
  “你这家伙,真是……一点没变啊。”
 
  “嗯?是指「从日向君出门时就一直在身后」吗?”
 
  “怎,怎么可能!”
 
  “日向君倒是变了很多,半年前明明关系那么好却说离开就离开,可让我好找啊,就连用上所有的幸运都不能找到。即使到了婚礼的前一天也不肯将请柬发到我的手里,真是狠心啊,日向君。”
 
  以奇怪的姿势愈来愈近,简直就要相贴面了样。狛枝抬了头四处望了望,像是在寻找某样东西无果,略带失望的眼神。
 
  “啊……真是不幸啊,连月亮都看不见啊,真不是一个适合表白的日子呢。”
 
  “什——”
 
  嘴唇被堵住,入侵者的舌头肆虐掠夺着日向的唾液,双手用力把住日向的头与背,不让日向有机会挣脱。
 
 
 
  “哈啊……哈啊……狛枝你到底要干什么!”
 
  已经,已经不对了……狛枝已经和往日的狛枝不一样了。究竟,是,是哪里出错了!即使知道自己「曾经」心仪过的狛枝也喜欢自己什么的……但现在已经不对了!
 
  “日向君请不要这样看着我啊,虽然这种看待大型垃圾般的眼神经常受到,不过源头是日向君的话我可是很伤心的。”
 
  似笑非笑着流露的恶意与黑色的毒蛇无异,吐着芯子悄悄滑了过来,再露出尖锐的牙,注入最为黑暗的毒素。
 
  “狛枝……你不要再说了!你,你到底是要干什么!”
 
  “哈?我可没有什么坏主意哦?只是今天想来告诉日向君,我喜欢日向君呢,很喜欢很喜欢。不过也顺便希望
 
  下一次日向君也能够喜欢我呢。”
 
  下一次?
 
  等——
 
  惊诧中
 
  看见了
 
  正对着自己的深黑枪口。
 
 

 

  
----------END----------
  大概是一个轮回的设定吧(苦笑
 
  如果能够确认这个世界的日向不喜欢自己的话,用那把枪,杀了他,那么就有几率在另一个世界内让日向君喜欢自己哦?
 
  真是残忍啊……不过为了让日向君喜欢自己,即使承接下所有的不幸记忆狛枝也是可以做得的。(点头
 
  不过狛枝并不知道每一个日向君都喜欢着他呢(摊手
 
  唔噗噗噗噗既然狛枝君都能完全承下记忆,谁知道日向君会不会回忆起呢?
 
  嘛,谁知道呢?反正又没有后续(摊手

 
  
  *于2016.09.24修改,增添原梗出处。
 

评论(17)
热度(60)

© 弧长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