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达到“我手写我口”
但目前看来很难实现
而且还是位聊天苦手(苦笑
如果聊天时语言有所不当,令您嫌厌
还望原谅
不回复/聊天很奇怪绝对不是讨厌!
只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欣喜意味罢了
谢谢温柔的你们!

[狛日]自然造物十题

  *各种短打
  *不要在意这种奇怪的十题啦xx
  *希望各位观众姥爷食用愉快w
 
 
 
First. wind  风

  路上行人微乎其微,仅有的一二也都将大衣紧裹,不让这堵风墙将自己从舒适的温度中剥离出来丝毫。而眼前这人本就张扬的白发此刻更是比烈火要狂上几分,却不曾被劲风扑灭,反更是肆意了不少。像是迎接风。
 
    人儿单薄的身子与发丝间的狂妄截然不同,虽高,看似健壮,但比平日更加苍白的肤色与摇摇欲坠的步伐还真是不会让人省点心啊。
 
  两步并作一步上前去拥抱他。
 
  “日向君……?”
 
  “喂,我说你倒是小心点啊,可不要被风吹走了,要不然我会找不到的……”
 
  “噗嗤,”天使般的笑颜,真是舒心。 “一定会小心的哦。”
  

 
 
  
Second. snow  雪
 
  入冬后的第一场雪自然是让人猝不及防,认为随意地添上一两件衣物便是完美无缺的行为大有人在。
 
  “哈——好冷啊!!”棕发少年自顾自地在车站边哈气搓手和跺脚,“呜啊——狛枝还有多久才到啊!!!”冻得有些红的脸蛋充斥着抱怨,连头上那根呆毛也跟着不满地颤动了起来。
 
  不知雪又往上堆了几厘米,远方终于出现了熟悉的白发少年。
 
  “哈啊……哈啊,抱歉,日向君,刚刚,被不幸的事情给稍稍拖住了,真的很抱歉哈啊……”刚刹住脚步的狛枝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从口中飘出的丝缕白雾让人看不清,看来应该是真的有事?啊……算了,还是原谅他吧。
 
  “狛枝你……没事吧?”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唔?完全没事哦,”摇了摇脑袋将发间的细雪抖下,手中被迫接下了一个暖呼呼的东西,“喏,给你。”
 
  热咖啡呢,真是超暖和啊,简直就是救星啊狛枝!!一股暖流顺喉而下,身体由内向外发热,开始变得暖和起来了。
 
  那人手中动作仍未停下“在这么冷的天都不知道带条围巾,预备学科的脑子都是这么蠢的吗?”将双手中的毛织物绕过脖颈,柔软略带毛糙的触感一点一点将温暖送到周身,看来这场雪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吗,日向想,反正我有狛枝就是了。
 
  “预备学科还是一如既往的呆啊。”毫不温柔地嘲讽。
 
  “好了我知道了啦!”生来就是预备学科真是抱歉啊!
 
  二人并肩的背影在雪中一点、一点远去。
 
 
   
 
 
Third. flower  花    
 
  “叮咚——”
 
  “好的,马上来。”解开围裙小跑着前去打开门。
 
  “您好,这是您的花,请签收。”
 
  “唔诶诶???”
 
 
 
  “狛枝,这花是你买的吧。”正是花儿灿烂之时,一朵一朵地团成球,瓣儿小巧玲珑,色彩清新亮丽,触感犹如婴儿稚嫩的肌肤,真是可爱的花儿呢。
 
  “对啊,”作案者放下手中的报纸,郑重其事地向这边看来“日向君昨天路过花店的时候,眼睛都差点吸上去了呢,当然要买来几份给预备学科长长见识呢。而且也能在我们的爱巢内增分希望嘛,对吧?”一脸纯真无邪的表情,似是最无罪的幼童。只可惜这幅纯良的面孔道出的话语过于恶劣,被激之人自然还是会起歹意。可恶,好想打他。
 
  “嘛,日向君也不要一副难看的表情,来,深呼吸深呼吸。大不了下次给你买一束玫瑰。”
 
  “……”果然刚刚直接打过去就好了吧!好烦哦这家伙!
 
  “诶?难道日向君想要我买999朵玫瑰摆个爱心吗?诶——没想到日向君还有这种兴趣呢。”愈发的变本加厉。
 
  “狛枝!!不要这么理所当然啊!!”
 
  “那日向君倒是别脸红就是了呢。”
 
  啧,不忍了,还是直接打脸吧。
 
 
 
  花儿慵懒地摇摇枝叶,身上的暂居民也跟着抖了抖。阳光一点一点在瓣上抹匀,每一朵都被照耀着,暂住在此的水珠也在悄悄地环抱阳光,将其折射,从远处看去倒像是在闪闪发光呢。
 
  今天也是充满了希望。
 
 
 
 
 
Fourth. sunshine  阳光
 
  眼皮外的亮橙色将日向从睡梦中轻轻唤醒,微微抬起还不大适应亮光的瞳,恰巧对上了身边人的温和睡颜。睫毛微翘于轻合的双眼,拦下光线地继续前行,在眼睑处抹上淡淡的阴影,原本纯白的发梢此刻也渲染上了浅而柔的橘黄。
 
  阳光的味道。
 
  日向想。陷入睡眠的狛枝有着他自身少有的恬静,更何况平常的狛枝总是不愿在艳阳下呆上一会,终日藏匿于阴暗的角落处睁着那双能够拉人坠入深渊的眼,想要将他从黑色中抽离的可能几乎是微乎其微的——即使是和日向创在一起了。
 
  而此刻轻阖双眼的那人在阳光下收起了尖利的獠牙,不经意间就露出了毫无防备的睡颜。阳光向暖,散在那人面庞,日向此刻就是有一种他本就属于阳光的想法,连鼻腔内也钻入了一股阳光的味道。
 
  真是暖。
 
  懒洋洋地打一个呵欠,用脚尖轻触冰凉光滑的瓷砖地板,向半拉开的窗帘踱去,看向那人阳光下温柔精致的面孔。
 
  “就勉为其难的再让你多睡一下吧。”
 
  哼哼的轻笑内,藏不住的爱意。
 
 
 
 
 
Fifth. fog  雾  

 晨光漫不进这个世界的一角,被完全阻隔于外,满目灰暗,迎面而来的水汽倒将湿冷灌遍周身。真不爽啊,日向想。
 
  这种大雾天气实在让人烦闷不已,原本是由狛枝开车将两人送去未来机关,但这种雾天可视度近乎仅仅一米,别说开车了,就连步行都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日向和狛枝此刻是靠墙站着的,二人匆匆忙忙地出门,完全忽视了天气的恶劣,才导致这样跑着跑着就不明去处的状况,进退两难。
 
  “狛枝……”日向向着狛枝那边缩了缩。
 
  “放心,不用日向君说,我也会想办法的。而且日向君现在戴上帽子比较好哦。”记忆深处烙下的那张面孔在此刻也是模模糊糊,虽说不大真切,但隐约还是能够看见那人一脸的……自信?
 
  “可是狛枝啊,今天可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不是吗?而且十神和雾切从刚才开始也没有说因天气原因会议取消什么的。”
 
  “预备学科还是勉强相信我吧。你看,我们站的这个地方是日向君一直买草饼的地方哦,没错吧。”
 
  “嗯……没错啊,那又怎样。”
 
  “嘛,虽然以往我们都是开车去的,但连我这样的渣滓都知道附近还有一条小道直达未来机关哦。”
 
  “诶……!!不早说!”
 
  “走吧,不想迟到就把手给我,我可不想在半路就把日向君搞丢什么的。”
 
  迟疑着将手伸了过去,在灰暗中摸索着对方的存在。啊,触碰到了,冰凉的指尖相交缠绕,熟悉、温热的手掌相合,来自另一端的外力将日向扯向他方,推动着日向走着。一前一后,以两人紧握的双手为轴,有条不紊。
 
  即使在雾中看不清你的脸,但只要知道你还在,那就可以了,狛枝。
 
 
 
 
 
Sixth. moon  月
 
  “嗯?狛枝你在看什么啊。”刚从浴室的氤氲雾气中脱出的日向只见狛枝独自一人趴在阳台上,不知在出神地看着什么东西。
 
  “日向君来看看就知道了哦。”将短发上的水滴随意的擦了擦便把毛巾丢在肩上,循着狛枝的话语走去,便见狛枝单手托着下巴,望向昏暗的夜空。顺着那人视线望去,一轮圆月直挂夜空,不见云有一片,星点点洒在幕上,与月共舞。
 
  “哇,是满月呢,真是漂亮呢。”用手抹去从发间渗出并滑下的水珠,毫不掩饰的用着自己贫瘠的词汇赞叹着。再说了,任何人窥见这抹秀色也会自内而外地赞扬吧。
 
  “是的呢,今晚的月色真是格外美呢。对吧,日向君。”从坐下的姿势转为站立,将那条被随意搭在日向肩上的毛巾重新好好拿起,轻轻附在日向头上,缓慢仔细地将发丝间残留的液体清理,就像是在拭去一件玉器上的灰尘,细心仔细。
 
  被他人擦拭着头发,动作轻轻,是那人少有的温柔。再望向空中,月还在,未曾改过那份娇媚,依旧美得引人归醉,完全不同于昔日所见。“是啊,今天真是格外的美呢。”
 
  出神后日向忽然想起。扭过头去对上身后人的双眼,清风轻撂他的发丝,嘴角向上弯的弧度在月光下亦是有了魔法,双瞳中朦朦胧胧与日向相对,两人距离一丝一毫地缩短。
 
  「今晚的月色果然很美呢。」
 
  距离两人拥吻,还有5秒。
   
     
 
 
 
Seventh. rain  雨  
 
  窗外从远方忽传来一阵声音,淅淅沥沥不曾有过将停的痕迹。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这才醒悟了大雨倾盆的事实,望向墙上挂钟,拿起雨伞急匆匆地向外奔去。
   
  刚到达楼下便看见了自己所要找的人。原本蓬蓬的白发也被这雨打回了原型,利用重力而顺从地搭下,将那张精致的面孔给遮挡得看不透。身上不多的衣物在雨水的浇琳下更加突出了人儿那具薄弱的身躯,脚步亦是摇摇晃晃,不成章法。此般狼狈模样,真是……
 
  “狛枝!!”摔下手中的伞,向着即将倒下的他冲去。
 
  “日……向——”
 
  昏倒前的微笑,一如既往的灿烂。混蛋,既然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就不要逞强淋雨啊混蛋!
 
 
 
  唔……嗯,头好痛。这是狛枝睁开眼的第一个想法。
 
  用无力的手将自己支起,额头上的毛巾也顺势滚下。身上的衣物也换成了自己在家中平常的睡衣,床头柜上的瓷碗内还有一些残留的黑色液体,是药吗?,偌大的双人床另一边空空荡荡,摸上去也没有然后温度残留。
 
  忍着头疼离开了卧室,一下楼便看见了那个让人挂念的预备学科,横躺在沙发上,连身上的围裙也没有解开。看来是真的累惨了啊,日向君。
 
  如蜻蜓点水般在日向额上落下一个吻,动作轻柔地将日向横抱,再轻送至卧室那张柔软舒适的床上。
 
  日向君这么温柔地照顾我这样麻烦的人,却又不好好照顾自己,真是让人操心啊。果然以后要好好带伞呢。
 
  窗外雨已过,已是阳光散布的世界。
   
 
 
 
 
Eighth. sea  海
 
  略带咸味的海风将纯白肆意的海鸥一只只托起,令其翱翔于大海上空。被冲上岸的贝类一个个都有着奇特绚丽的纹路,更有寄居蟹被一并冲上岸后冒出小脑袋,在沙子上“唰唰——”地留下自己的小脚印。
 
  “抱歉啊,日向君,擅作主张说要一起来海边看日落什么的,明明是很难得的假期啊。”不知何处发出的不和谐之音。
 
  “没关系的,狛枝,你能约我出来我很开心哦。”隐约可见少年清秀的面容上挂着比这夕阳更要绚烂的笑容。
 
  “……”慵懒的风轻轻一挑,便听不清远方那两人的对话。
 
  而两位少年也一点一点在这落日余晖中远去,双双将鞋子脱下,摆正,将裤脚卷至小腿肌肉上。后而一步一步将双脚浸入这微凉的海水,大概是被脚板肌肉与沙砾的奇特触感给刺激到,二人还相互踏着脚说着笑。
 
  大概是到了浑厚圆日与海水边际相接壤之时,嬉闹声渐渐停下。二人似是望向那轮夕阳,虽是逆光大致也可想象两人的不大专注的神情,时不时地偏过头来望向对方什么的。年轻真好啊。
 
  待至这轮落日完全完全被海水没了边缘时,两人才缓慢离去。
 
  嗯?说起来从刚刚下水开始两人的手就好像握在了一起?
 
  不管了,不过年轻真是好啊。这片海也是纯净的一如当初呢。
  
  “呜啊,酒没有哩。”
 
  被风刮乱的语句不知飘向何方。
 
 
 
 
 
Ninth. cloud  云
 
  迎面而来的微风夹带着青草与泥土的清香,不远处的树林内也偶尔传来清脆的鸟儿啼鸣音,不大强烈的阳光洒于四周,适宜的热量传遍周身。
 
  「真是格外的舒适呢。」狛枝想。
 
  “狛枝,”耳边传来熟悉而又带有孩童兴奋的声音“你看你看!那朵云的形状很像你的头发呢。”
 
  借着云遮挡住稍许阳光的空隙向着身边人所指处探去。“诶,预备学科是视力不好吗?明明那一朵更像哦。”漫天地搜寻着目标,后而悠闲地向另一边伸出软绵绵的手指。
 
  “啊,真的诶。”像是有些沮丧的语气,但向上扬起的尾音还是掩盖不了那人的心情愉悦。
 
  “呐,狛枝,你看,这一朵好大哦!像一条鲸鱼!”

  “诶诶这个像火车!”
 
  “呜哇那个超像草饼的呢!”
 
  ……
 
  大概上一次这么闲适还是……小时候?啊,算了,好好享受一下吧,诸如小憩一下……之类的……
 
  ……
 
  ……
 
  起风了。
 
 
 
 
 
 
 
 
 
 
Tenth. deam  梦
 
  以上全部呢。
  ALL.
  全部都是梦哦。
  THE ALL IS A DEAM.
 
 
 
 
 
 
 
 
 
 
 
---------END----------

评论(10)
热度(42)
  1. 铺梦不败逐梦不息弧长橘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因为是自然所以感觉很亲切,而且景物描写和狛日两个人的日常也特别戳心脏。是生活中再熟悉不过的事物,但是

© 弧长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