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达到“我手写我口”
但目前看来很难实现
而且还是位聊天苦手(苦笑
如果聊天时语言有所不当,令您嫌厌
还望原谅
不回复/聊天很奇怪绝对不是讨厌!
只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欣喜意味罢了
谢谢温柔的你们!

[狛枝凪斗2016年生贺]今天也是苦恼着攻略同事的某白毛

  啊……晚上22时赶着出来,终于,最后几秒……赶上了真棒【论编辑功能的妙处】
OOC有
小学生文笔有(
 

 

 
 
 

  4月27日晚上11点46分,钟摆不停地来回摆动,紧闭的门窗更将钟摆亘古不变的机械声完美突显得寂寞半分。寂寞的环境或许与寂寞的黑暗更加相衬,相配合着来说更有几分深邃的绝望意味吧,啊哈,也正是因为有这完美的黑,之后也一定有最为耀眼的希望吧!

  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抚着纸页的纹路,浅灰的双眸也正被手中书本内容所牵拉,未曾移开半分。

  “主人公雏田君带领大家找出凶手,指向希望,通往未来,真是充满希望呢!”某白毛揉揉略带疲乏的眼睛,感叹声发自肺腑,却句句不重样。

  「嘛,未来……吗?」

  不经意间吐露出的词汇又将思绪扯向某个愚蠢、可笑,迟钝、有些可爱、相当白痴,但有些可靠的预备学科。啊,预备学科的睡相,预备学科的脸红,预备学科傻瓜的言论,预备学科……

  等等!!狛枝!狛枝凪斗!你还是那个无可自拔的希望厨,自诩为渣滓的狛枝凪斗嘛!!

  想到这一点的狛枝略微有些怀疑人生。对一个预备学科抱有好感?哈?哈哈?哈哈哈?日向创只是一个妄想玷污超高校级的人工「希望」啊!与希望二字绝不相匹配,现在即使被称为超高校级的「未来」,在我看来也就是一个连我这种垃圾也跟不上的臭虫啊!

  自我怀疑与自我否定无限的恶性循环,若是旁人听取其一二想必会被强大的精神污染所击溃,其酸爽味可比当年日向君在学籍裁判上滑滑板还更要酸爽。

   在这样精神污染MAX的脑内恶性循环经过几分钟后,门外突兀现出的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这样的周遭环境安静的情况下,显得很是嘈杂。

  绝望残党?不,现在的未来机关安全系数可谓是各处被袭击可能性最大的几个地点中安全系数最高的一个了——虽然也不排除狛枝的幸运作祟,突然就被入侵,刚好就是袭击狛枝,之类的。

  拿着绳子,猫着脚步游走到门前,透过细窄门眼往外扫去。

  ……
  ……
  ……

  日向君?!?!

  这么晚是想干嘛?夜袭我?哦不日向君可是正直的五好青年,对我这种渣滓一定是没有念想的吧,作为日向君深夜拜访的幸运,那么日向君来找我一定是有不幸的事情吧,毕竟在温度回升的大地上,就算是半夜,在外面享受着凉风的洗礼也是挺不好受的。

  将绳子扔至脚边,深吸一口气,将门猛的一拉,倚靠在门上思考人生的日向君重心不自觉的向后倾倒,也是相当完美地落入了狛枝怀中。

  “诶?!”棕发呆毛少年日向创表示万脸懵逼,发生了啥,WHAT?什么?我被发现啦?

  “日向君这么玩鬼鬼祟祟在我门前,是想夜袭吗,嗯?”享尽怀中人儿的温热,狛枝带着一股玩味的笑,一如既往的调戏着日向创。

  日向的脸猛地涨红,怀中人儿的温度仿佛也升了几许,自顾自的将头扭向他方,假装四处看风景,我是谁?我在哪?狛枝没有看见我!没错,没发现我!如此,自欺欺人。

  “嗯?”狛枝眯着眼看着不断蹭他肩头的刺毛脑袋,手在潜移默化中向下游移,摩挲着西装那份独有的质感,最终停在敏感腰肢,轻巧的一捏。

  “吚!”忽来的袭击将日向放软,身后那人对日向的敏感带很是了解嘛。

  “日向君,是你自己交代呢,还是要我助你说·出·来·呢 。”黏糯色气的嗓音刻意地往耳畔贴近了许多,湿热的吐息熏红了耳廓,而那甜蜜的发音更让人有把持不住的感觉。
 
  就这样,僵持不下,暧昧的姿势让周围温度持续上升。日向能明显感到脸上要烧起的温度简直要将他吞噬,同时肩头那端某个同事不安分的脑袋也正蹭着日向的脖颈,嗯……貌似白毛的质感还不错?

  倏尔钟摆整点的声音划破尴尬,日向如梦初醒一般褪去脸上潮红。
  “啊……真拿你没办法。”日向似带头疼的表情,挣脱狛枝的怀抱后径走向门外,塑料袋折叠的声音将狛枝拉回怀里温度骤降的事实,眼前却出现了一个糯白的蛋糕。

  视角从日向的脚尖,大腿,91cm,干净的颈部一一扫过,最后落在那双包罗森林万象的草色眸子,好似含着一抹笑意。

  “狛枝,生日快乐。”

   “哈?”

-----------------
  1,时间略仓促,文笔不好,见谅

  2,两人还是同事关系,至于拥抱的那么自然?那得问问天天被狛枝性骚扰的日向君了_(:з」∠)_

  3,蛋糕,绳子是有用的(滑稽

  4,其实END了,并没有下文★´<_`

 
 
 



  5,狛枝我老公!狛枝生快!

评论(5)
热度(35)

© 弧长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