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达到“我手写我口”
但目前看来很难实现
而且还是位聊天苦手(苦笑
如果聊天时语言有所不当,令您嫌厌
还望原谅
不回复/聊天很奇怪绝对不是讨厌!
只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欣喜意味罢了
谢谢温柔的你们!

[狛枝凪斗]一语成谶

*短打
*练习
*no cp
*不过是自言自语罢了,还请见谅。
*感谢食用w
-
-
-
-
-
-
-
-
-
-
-
-
-
-
  「星球咕噜咕噜的转,予夜幕一捧星,去低头吻上那孩子湿润的泪。」
 
 
 
 
 
  西南方向,猎户星座的三颗星星手牵手大肆张扬他们的亲近,有如一家三口那般其乐融融。
 
  初冬的北风暂时没有太过凛冽,但心中那股寒劲仍包裹着这孩子不放,自己坐实在了自己画的这个圈内,心中好不容易摇摇晃晃泼去了些许的苦艾酒不知何时又被悄悄斟满,眼见得快又要满溢出来。
 
  「请不要再哭泣了,孩子。」
 
  他是不可能听得见神明的请求的,张了张口,妄图咽下余下很多的抽泣声与苦涩,却不小心被口腔试图湿润嘴唇干裂的唾液给呛住了,猛烈的咳嗽起来,刺痛了那张已经发声嘶哑的声带。
 
  “咳——呃咳呃呃——啊呃——”
 
  他干脆地面向了东北方向痛苦地蜷缩倒地,无所谓地放置泪腺随意开闸,肆意地压榨着自身水盐平衡调节的限度,任由心中那杯苦艾酒泼洒,斟满,再泼洒——可惜没有真正的苦艾酒那般,苦艾酒能解渴,也能麻痹自己——现在也不过是只有一个无能为力,又渴又痛苦的小孩童罢。
 
  泪水与草根混杂着自己白发,粘在两颊,然后被风掠去水分,干脆的触感,把他变成了一个脸部肌肉难得牵拉的小玩偶,面无表情与生机——当然,那副瞪大哭肿含泪的眼还是眨巴眨巴着的。
 
  「孩子,抱歉。」
 
  神明也是有办不到的事情的,比如回溯时间,拯救那孩子的父母——或者整架飞机的人,神明大人对于这件事都表现得过于平凡。
 
  「孩子……已经三点了。」
 
  孩子的睡意每次都在来临时,都会被突现的记忆呵退至思维边际。热浪,引擎,火光,明明每一个单拎起来都是生气活力,摆在同一时间线上时,却又抿着丝丝不甘与决意。
 
  如果……不,没有如果啊。不管是人还是神明,都会爱上理想状态的世界,而且每次都还是悔不当初时,真是卑微啊。
 
  “咳——哈……哈哈哈……!”
 
  “哈啊——咳咳——呜……”
 
  辛味的笑声淹没在细声呜咽,无法用呼吸来判断情感的激烈,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什么,试图筑起注意力的堤坝来拦下悲痛的山洪——
 
  “逃不掉的,我迟早会在这股山洪通满我的肺部前就与尘土相依相偎的。”
 
  「孩子,请不要放弃。」
 
  “我就是陆地上的活鱼,土壤下的飞鸟,蓝空中的竹林所盛开的花。”
 
  「孩子,我不会让你于此逝世的。」
 
  “我终究经历比常人要多一点稀奇,只不过带不到别人的故事中去说给他人听。”
 
  「孩子,我有礼物要赠予你。」
 
  “不过是幸运与不幸双相交织而成的眼睛与一生,”他阖上眼“不过是孑孓一样天真的存在罢——”
 
  “唰——”
 
  他惊睁大着眼,侧过身弹跳起来,那些意味不明的童话也戛然而止。那声呼啸的火流星划过的最后存在恰好消失,却也拉开帷幕——这场双子座地段的流星雨盛宴,北半球三大流星雨之一,星星划过拖带的尾巴散发着光,落在眼里。啊啊,It's show time.
 
  星星的划过,终于是告诉了他些许什么。舔舐干裂的嘴唇,颤抖着将嗫嚅的话语吐出。
 
  “……”
 
  
 
 
 
 
 
 
----------END----------
 

评论
热度(13)
  1. 铺梦不败逐梦不息弧长橘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My Orange!!!

© 弧长橘 | Powered by LOFTER